中使馆:张静静丈夫回国已有初步方案 正细化落实


“武汉西”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为了安全,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

韦皓月也在襄阳老家做起了志愿工作,直到湖北其他地州通道全部开放后,她于4月1日返回“武汉西”收费站上班。

出城这一晚,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车里男乘客很激动,举起手臂狂喊“武汉加油”。

驾驶员是个中年男子,他打开车窗问,“进来还能出得去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才提速进入武汉。

守卡人:“免费不免服务”

 “武汉西”三个醒目的红光大字,在漆黑的夜色背景下,极为耀眼。

电话采访临末,澎湃新闻记者和他道别并祝保重,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你们也辛苦,把我们武汉、湖北的情况告诉全国。”

出城人:“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湖北省交通厅京港澳高速“武汉西”管理所一共79个人,平时实行轮班。

1月19日,韦皓月上完班后回到襄阳家里,1月23日下午四点是她的上班时间。本来提前买好了火车票,但当天一早醒来,发现武汉封城、自己的火车票也自动被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