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43名公务员涉嫌非法公众活动被捕 42人已停职


C接种F13-E和DCTan-H的雪貂脏器或组织中的病毒滴度。

结果显示,第2、4、6、8天,在所有6只雪貂的洗鼻液中均发现病毒RNA。在一些直肠拭子中也发现了病毒RNA,但拷贝数数明显低于鼻洗液。所有雪貂的鼻洗液中均检测到传染性病毒,但没有一只雪貂的直肠拭子中发现传染性病毒。

本研究使用了两个新冠病毒毒株:来自武汉华南海鲜市场F13-E和来自一位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CTan-H。毒株均由中国疾控中心病毒预防控制所武桂珍教授提供。

然而,除了接种了CTan-H的雪貂鼻甲检测到低拷贝数外,没有在任何其他组织或器官中检测到病毒RNA。

值得注意的是,猫和狗与人类有密切接触,因此研究团队认为,除了雪貂这样的实验室动物,了解常伴人类生活的家养动物对新冠病毒的易感性对于COVID-19的控制很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这项研究中使用的猫对新冠病毒高度易感,研究团队强调,对猫新冠病毒的监测应被视为消除目前COVID-19流行的一种辅助手段。

“根据我们获得的科学依据,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血液中寻找抗体或可以有效诊断新冠病毒的感染情况。”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向媒体表示,“该检测方式已知和潜在的好处大于已知和潜在的风险。”

每一组接种病毒的雪貂中分别有一只在第10天和第12天出现发烧和食欲不振。为了调查这些症状是否由病毒在下呼吸道的复制引起,研究团队在第13天对这两只雪貂实施了安乐死,并收集它们的器官进行病毒RNA检测。

在这项研究中,作者们研究了与人类密切接触的雪貂和其他动物对新冠病毒的易感性。总体来说,他们发现,新冠病毒在狗、猪、鸡和鸭子身上复制效果不佳,但在雪貂和猫身上却很有效。他们还发现病毒可以通过呼吸道飞沫在猫之间传播。

在第2天实施安乐死的两雪貂和第4天实施安乐死的两只雪貂中,研究人员分别仅在其中一只的鼻甲和软腭中检测到病毒RNA;在第8天实施安乐死的两只雪貂中,其中一只雪貂的软腭检测到病毒RNA,另一只雪貂的鼻甲、软腭、扁桃体和气管中检测到病毒RNA;在第14天实施安乐死的两只雪貂中均未检测到病毒RNA。